”陶世惠说 乒乓球队深夜致歉 王心凌私密照外泄

Clothing & Fashion

女子与二婚丈夫恩爱26年 却被继子认定是“杀父凶手”陶世惠静静的看着法院寄来的传单还记得热报曾报道过的感叹“二婚根本没感情”的二婚大叔吗?他被二婚妻子三次赶出家门。看了这篇报道后,读者陶女士三次致电本报热线,希望澄清大家对二婚的误解:“我和我丈夫就是二婚,但我们感情一直都很好。”陶女士说,她和丈夫老李1990年组建再婚家庭,今年9月,老李突发心脏病离世。没想到老李的儿子却口口声声说是陶女士害死了爸爸,将她告上了法院。双双离婚 半路夫妻恩爱26年9月29日中午,记者来到歌乐山逸品森香小区9栋2单元见到了陶世惠。陶世惠一直随身带着一个蓝色塑料袋,里面是她和老李的照片,还有他们的结婚证。“我们结婚,是1990年11月8日。”陶世惠说,那是26年前,今年63岁的她那时只有37岁,老李大她10岁。陶世惠和老李都是纸箱厂的工人,因工作被分配到同一车间,当时,两人所在的车间业绩突出,陶世惠做事的雷厉风行,也让身为车间组长的老李将她视为优秀员工,常常表扬她。这一切,让老李的妻子将陶世惠视为“情敌”。老李的妻子找到陶世惠的丈夫,称陶世惠和老李有奸情。丈夫闻言大怒,不容陶世惠解释,对她进行殴打。“那段时间,他把我打得浑身发肿,还不让我上班,晚上也不让我睡觉。”陶世惠说。陶世惠连续四五天没去上班,老李让同事去她家中探望,看到了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陶世惠。老李这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妻子的挑拨,为此他对妻子大发脾气,陶世惠也因家暴和丈夫离了婚。“我离婚没多久,就听到他也离婚的消息。”陶世惠说,老李曾告诉她,自己和妻子一直性格不合,每个月工资被妻子没收,再加上那次的事情确实触动了他的底线。刚离婚时,两人没有在一起的想法,但随着工作上的接触发展,也生出了结婚的念头。这遭到了家人和同事的一致反对,认为他们真的在一起,便坐实了“偷情”的罪名。陶世惠说:“之前就是被别人怀疑,我离婚了。现在,我不会因为别人说的话,放弃自己的幸福。”离婚两个月后,她坦然和老李扯了结婚证。丈夫病故 继子认定她是凶手今年9月2日,73岁的老李突感身体不适,陶世惠将他送进医院。医生说,老李患的是冠状动脉堵塞,之前已被确诊过,但老李始终不肯做心脏搭桥手术,希望保守治疗。而这一次,要陶世惠替老李做决定是否手术。“当时经过抢救,老李已有了一些好转的迹象。我问他愿不愿意做手术,愿意就点头,不愿意就摇头,他没有回应。”陶世惠说,老李有一子一女,儿子叫李维,今年47岁,在沙坪坝做小本生意。当时她急忙给李维打电话,李维称马上就到,但对做手术的事也没有回应。“当时我学医的亲戚告诉我,一旦上了手术台,如果治不好,就是当场死亡。”这让陶世惠迟迟不敢做决定,“之前我们知道他得这个病后,也商量过好几次,他都不愿意做手术,宁愿这样养着。”陶世惠便签字选择了拒绝手术。但没过多久,老李便没有了生命体征。4个小时后,李维才赶到医院,当得知陶世惠签下拒绝手术后老李去世,他大骂陶世惠,说是她害死了自己的父亲,“二十几年的总账,我要和你一起算!”没过多久,陶世惠就收到了沙坪坝区法院寄来的法院传票,李维和妹妹李静将她告上法庭,要求她交出父亲的遗产。“家里人让我和他谈谈,昨天,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陶世惠说,电话中李维称他气愤的是陶世惠对父亲的虐待,故意不签字手术谋杀父亲企图谋取财产。最后,李维还告诉她,他还会以谋杀罪将陶世惠诉上法院。陶世惠当着记者的面给李维打了电话,李维毫不避讳地称她是杀人凶手:“不是你弄死的是谁?不是你谋杀的是谁?你自己清楚。”成为被告 亲友愿联名为她作证陶世惠说,她和老李工资不高,一辈子全部的积蓄都花在了这套房子上。这套不到六十平方米的房子,总价38万元,加上十多万元的装修费用,总共价值50万元。而现在,丈夫的儿子要她拿出10万元,称这是子女对父亲房产继承折现的费用。“他何苦把我告上法院,该给他们的,我一分钱也不会少。”陶世惠说,她和老李之前每个月退休工资加起来5000元左右,除了日常开销,还要给生病的老李购买药品和营养品,几年来花了好几万元,早已没有多余的积蓄。陶世惠的亲友邻居得知此事后,纷纷为她不平。住在陶世惠家对面的胡女士激动地说:“就算不待见后妈,也不能冤枉人啊!”胡女士向记者证实,陶世惠和老李十分恩爱,绝不可能为了遗产谋杀,“她告诉过我老李的病情,我们还一起去买营养品,去的那一次,她就买了三千多元,退休工人工资不高,但她从没抱怨过营养品的价格。”逸品森香小区保安祝师傅也告诉记者,经常看见陶世惠和丈夫开摩托车去森林公园散步,“他们两口子感情很好,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是二婚夫妻,还以为是原配。”为了帮陶世惠作证,邻居和亲友们写了亲笔信并按了指纹。陶世惠女儿他应该从仇恨中走出来记者致电陶世惠和前夫所生女儿古小姐,大学毕业后,古小姐留在上海工作。古小姐说,26年前,母亲和继父纷纷抛弃家庭和小孩,选择重组家庭,这对李维两兄妹,对自己,都是莫大的伤害,她也曾一度无法原谅母亲的行为。如今,古小姐已为人母,对母亲和继父的仇恨才渐渐消散。“所以,我理解他的心情。”古小姐说,“这一次,继父去世,他说我母亲是杀人凶手,也许是他挤压二十几年的仇恨,一下子爆发出来吧。他应该学会从仇恨中走出来。”(为保护当事人隐私,除陶世惠外其余人名为化名)视频仅供延伸阅读,与本文无关 继子和继母的战争相关的主题文章: